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爸爸不在的夜晚

时间:2018-02-07 我的母亲在十七岁时就嫁给了一无所有的父亲,据说父亲当时虽然穷但对母亲却是很好,到第二年我的出生至我现在十七岁了,家里的环境也并无多大改观,而从我六七岁时父亲却爱上了喝酒,十多年了,父亲每天嗜酒如命,对母亲和我的关心却一天不如一天,而最大的害处却是由于喝酒给他带来的身体上的原因及直接影响到跟母亲的关係,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我的妈妈名字叫林敏,长得个子不高,但身材很好,五官也端正,主要是皮肤很好,肤色很白,虽然现年也有三十四岁了,但皮肤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形,十足的女人味。
父亲每天都喝的醉燻燻的,对我们通常就是大呼小叫的,一不如意就大声喝斥妈妈和我,一直以来一到这个时候我是最恨父亲的,而妈妈此时就会紧紧的抱着我或默默的收拾好家务,然后安屯好喝醉了的父亲去睡觉,而过来陪在吃饭桌上学习的我,看着我在读书写字,而此时我的心里也是对妈妈非常的敬爱,也暗暗发誓要好好读书,将来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这些都是我六.七岁来十三四岁的时候的事。
让我记忆最深也是改变了内心对妈妈的那种感情的事发生在我十三岁那年的冬天,因为家里穷,一直以来我都是跟父母睡在一张床上的,从来七.八岁时大约的知道男女间的事起,我也经常在睡觉的时候感觉到父母在做那种事,但我却不会故意去留心听或观察,我认为父母间的事做儿子的应该去迴避!
但经常在睡觉时感觉到床在晃,耳边听多了那种声音就会自然而然的产生了那种慾望,但当时我的心态绝对正常,也绝对不会想到会对妈妈产生那种慾望… 但就是那个冬天的一个半夜,我又被那种熟悉的床的摇晃给震醒了,我悄悄的睁开眼,周围一片漆黑,感觉到父亲正压在妈妈的身上不停的起伏着,还不时的发出喘息声,妈妈轻声说:「轻点,别把阿平吵醒了。
」父亲好像没说话,依然不停的动着,这时我又听到妈妈发出了不经意的「哼哼」声,但没过一会儿,这种动作跟声音都没了,好一会只听到妈妈抽泣着说:
「你又不行了吗?这样的话,以后就少喝点酒好吗,对身体有好处的。」父亲依旧没讲话,好像叹了一口气就从妈妈的身上翻了下来,再过一会儿就发出呼呼的声音睡着了。
我躲在被窝里假睡着,好长时间了,我能感觉到妈妈还是没睡着,她就躺在我和父亲的中间,而且好像她的手还在她自己身上不停的抖动,又过了几分钟,我突然觉得有一只手摸向我的腿,我一下子傻了,心想:「难道是妈妈?」我不知该怎么办了,我只能一直装睡,那只手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开始往我身下探了,虽然我被父母的那种事给吵醒了,但我这时候的阴茎还是软的,那手在我的肚子上抚摸了好一会,我能感觉到是妈妈的手,软软的…. 父亲的手没这么细这个我知道。
手指尖刚刚碰触到我的阴茎的时候,我实实的打了一个寒颤,我只觉的一股电流般的感觉从我的阴茎袭遍全身,最痛苦的是我还得装睡,妈妈的手把我的阴茎整个握住,慢慢的套弄起来,我实在没办法再忍住不让阴茎再硬起来,可能妈妈也没想到我的阴茎在硬的时候竟然那么大,她傻傻的握着不动了,而我却在心里乾着急我不想在这时候她却停了下来,果然,过了一会儿,妈妈又动作起来,我却明显感觉到她自己也在抚摸,过了没两分钟,妈妈加快了速度,我感到下身整个像火烧起来一样,龟头一麻,一股浓精就直接喷射在内裤里了,当时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干,那是后来才知道原来妈妈快要到高潮的时候父亲却不行了,这是她最难受的时候,所以她不知不觉地摸向身边的我,而加快速度的时候,妈妈她自己也自慰到了高潮。
当时我还是装着没醒来,过一会就睡着了。
那晚我睡的很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爸爸和妈妈都已经起床了,我还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起来洗澡换了裤子,吃早饭的时候我偷偷的观察妈妈,发现她今天面色特别红润,当然也更妩媚了,但她看到我时的眼神却是有意无意的在逃避,可能是心虚吧!而我心里对妈妈的感觉却开始有了一点点变化了,有机会我和妈妈多接近,我发现我慢慢的喜欢上了妈妈,那种感觉我以前只对班上的女同学有过。
以后两个月里的日子还是那样过,隔个两三天,当爸爸和妈妈做那种事时,我也会跟着得到高潮,但不管知道不知道,我们还是谁也没说破。
但好景不长,不知是爸爸有点察觉还是他认为我快十四岁了该分开睡了,他在我们的床的旁边找了一个角落挤出点地方搭了张床,那是我的床…以后我只能听着那熟悉的床的摇晃声一次次的失眠了…而我对妈妈的爱意却日渐加深… 就这样熬了四年,我十七岁了,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和妈妈在等爸爸吃饭,一直没等到,只到我们都快睡觉的时候,他的一个朋友来说爸爸喝多酒了回不来了,妈妈锁好门,我们就各躺各的床睡觉了。
躺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不止是因为天气热,我想妈妈也是这样,我听到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好几次,最后我决定大胆点,我轻轻的说:「妈妈,我睡不着,我能不能躺你那张床睡?」「小傻子,那有十七岁的大男孩还要跟着妈妈睡的啊!」「不啊,我好长时间没跟着妈妈睡了,我今天就要跟妈睡!」说完我也不管妈妈同不同意,我就跳到妈的那张床去。
妈妈温柔又无奈的笑了笑:「好吧,平儿,早点睡吧!」说完拉过盖在她自己身上的那条薄毛巾被也横在我的肚上,拍了拍我表示让我睡觉。
躺在妈妈的身边,窗外的月光依稀的照在我们的身上,妈妈只穿着夏天的睡衣,朦朦胧胧的却怎么也盖不住她那苗条又丰满的身材和那不住串入我的鼻子的香味儿,可我却怎么也不敢对妈妈怎么样,虽然她就躺在我的身边。
我只能又闭起眼睛想像着自己入睡。
这样坚持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可能妈妈以为我已经睡着了,她翻了个身搂住了我,双手又在我身上轻轻的抚摸着,我能感觉到她很动情也很投入,她把我完全当成另一个男人,而不是她儿子,当妈妈的手再次摸向我的阴茎的时候,我已经完全的硬起来了,她可能感觉到了什么,一下子就停住了,而我却不能忍住胸中的慾望,我鼓起了勇气,转身一把抱住了妈妈,翻身就压在她的身上,压在妈妈身上,我激动万分,俯下头就吻向妈妈的嘴。
妈妈对突来的情况一下子有点傻了,但一下子又明白过来,忙推下身上的我,说:「平儿,你这是干什么啊?」「妈妈,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
「傻儿子,妈妈也喜欢你啊,可是你这样却是不行的,我是你妈妈啊!」「不,妈妈,自己四年前你摸过我的身子后,我就很喜欢你了,我梦想有一天像爸爸那样爱你」「你…你…都知道?可…可…」
「妈,我知道,我知道爸爸对你不好,所以我想当一个男人,让我来好好的爱你,妈妈…」妈妈突然哭了,我见妈妈哭了,忙说:「妈妈,别哭了,是平儿不好,平儿不该对妈妈这样…」妈妈却说:「不,平儿,你也十七岁了,是个懂事的男子汉了,妈妈相信你,你听妈说完,你爸爸喝酒喝的身体很不好,每次做那种事都只有几下,妈…无意…一次搂着你…却…却很满足,后来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你能原谅妈妈吗?」
我想不到妈妈这样说,忙说:「当然,妈妈,我真的好爱你,以后就让我好好对你吧…」
「可,可我们是母子啊,怎么能这样呢?」
「妈,你别把这个看的那么重,只要你认为高兴,而且知道儿子深爱着你就行了!」
说完我又去吻妈妈的嘴,这次妈妈没有逃避,让我一下子就把嘴贴在她的嘴唇上,我温柔的吮吸着她的嘴唇,试探着把舌头伸进去,可妈妈却始终不松牙关,我想只有调起她的慾念才能压下她的理智,所以更疯狂的抱紧妈妈,粗鲁的把手伸进妈妈的睡衣里,谁知这下妈妈却有了反应。
我意识到不能那么拘束,应该更暴力一点,妈妈可能会更容易忘记我们是母子,也更容易挑起情慾,当下更不说话,一把扯下妈妈的睡衣,这下,妈妈只穿了一条内裤和胸罩躺在我的身下了。
「不…不不…平儿,不要…不要这样…」
可妈妈的反抗根本不起作用,我已经把她的胸罩扯掉扔在地上了…月光下,妈妈的乳房显得特别娇嫩,虽然有一点点鬆驰,但却依然丰满白嫩,我收住了内心的冲动,连大气也不太敢喘了,我把脸贴向妈妈的乳房,我闻到了成熟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我把乳头含在嘴里,先用舌尖憩着乳头,慢慢感觉到它硬了,另一只乳房在我手里把捏着,「哦…」那感觉真的很好…
这时我又把嘴贴向妈妈的嘴唇,这时妈妈闭起了眼睛,我压在妈妈身上,我们唇贴着唇,就这样静静的对持着,妈妈突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舌头吐向我的嘴里,我感到一股滑滑的甜甜的味道进来了,忙也把舌尖送过去,当我把舌头送去接触妈妈的舌头时,她却把舌头收回去了,这更挑起了我的兴奋,就把舌头更深的送入妈妈的嘴里,终于碰到了妈妈的舌头,甜甜的,我们甜蜜的吮吸着,两根舌头就这样搅在一起…突然我的舌尖被妈妈轻轻的咬了一下,我意识到该有所行动了,就把手探下妈妈的内裤,整个手掌贴在妈妈的私处上面,虽然隔着一层内裤,也可感觉到软软的,那地方高高的隆起,我开始用手指在找地方了,(但我从来没跟女人做过),却怎么也找不到什么洞在哪里,只觉得那内裤都湿湿的…
妈妈双手圈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的头拉到她的嘴边,我永远也忘不了妈妈当时那含情的眼神,还有那红红的脸颊,她贴着我的耳朵轻声说:「脱掉它…」我拉着妈妈的内裤,她把屁股抬了抬,我用脚把内裤踩了下来…压在光着身子的妈妈的身上,身下的阴茎已经硬得发胀了,还有一股热乎乎的感觉,我却不知从何入手,手忙脚乱的在妈妈身上乱摸起来,手指在那毛耸耸的地方想找着当年我出生的地方,但怎么也感觉不对,原来是妈妈的腿好像故意逗我是的没完全分开,我使劲的想用力分开妈妈的腿,妈妈看着我那着急的样子,突然「扑吃」
一声笑了,她推下身上的我,我急坏了,以为妈妈要改变主意了…妈妈坐起了身子,那双美丽的乳房在朋光下清晰的挂在她的胸前,她突然伸手过来摸向我那已经把内裤顶的高高的阴茎,她的手在内裤外面轻轻的贴在我的阴茎上,我感到阴茎一阵阵的跳动,也许妈妈也没想到我的阴茎在硬胀的时候竟有这么的大,她把手伸进内裤里,当妈妈的手清楚的碰到我的阴茎时,我闭起来眼睛,真的不敢想像也不敢看,我竟然真的跟妈妈…她,她的手… 「哦…」妈妈的手握住我的阴茎,在内裤里轻轻的套弄起来,我受不了了,我马上有了射精的感觉…「哦…妈妈…嗯…」
「平儿,我…我们真的要走出这一步吗?」妈妈突然在这个时候停下手中的动作。
「 妈妈…不,小敏,不要想了,来吧…」「平儿,可…你不后悔吗?我们毕竟是母子啊,还有爸爸…」
「小敏,我们现在不管这些好吗?我以后会好好的待你的,想想你跟爸爸的事,想想以后…」
也许这招很管用,妈妈突然不说话了,她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把我轻轻的推倒在床上,我平躺在床上,妈妈就坐在我的双腿中间,开始脱我的内裤了,当内裤整个被拉掉后,我的阴茎就直挺挺的站着,妈妈伸手过了握住了,还不时的挤压几下,我的龟头整个充血发亮,妈妈盯着我的龟头看着,低下了头含住了龟头,当龟头刚被妈妈的嘴唇包住的时候,我的感觉无法用言语形容,那种兴奋迅速传遍全身…接下来更让我全身打颤,妈妈用舌尖轻轻的憩龟头跟阴茎的冠处,一圈又一圈的,接着又整个含住用嘴套弄起来,我能明显感觉到龟头接触到了喉咙…我不时的伸直双腿来表示我的快感,但那种快感却是一浪接一浪的袭来。
妈妈竟然用舌尖轻轻的憩我龟头上的马眼,又用牙齿轻轻的在龟头上磨…我摸着妈妈的乳房,语无伦次的轻轻的叫:「妈…小敏,我…我受不了了…快点,我要…我要插入啊…」
也许妈妈也知道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射了,就停止了舌头,又把嘴送到我的嘴边,我把那条刚憩过我的阴茎的舌头狠狠的吮着…我依然平躺着,只见妈妈跨坐在我的身上,双手扶正我的阴茎,对準她自己的阴道慢慢的坐了下来,我感到龟头先是在一个紧紧的窄窄湿湿的洞口,接着妈妈整个屁股沉了下来,整根阴茎进去了,只听到妈妈发出一声快乐的沉吟,她闭着眼,咬着牙,感到了下身从来没有过的极大的满足,儿子的粗大的阴茎整根插入了妈妈的阴道,那发亮的龟头一直就顶到阴道的最里面…也许是妈妈想再次体验一下那插入的感觉,她竟然把屁股整个抬了起来,我感到一阵空虚,不,我双手搭在妈妈的苗条娇弱的双肩,想把她往下压,但妈妈已经又扶正我的阴茎对準她的阴道坐了下来,这次比刚才要顺滑的多…妈妈坐在我的身上,不停的屁股抬起坐下,房间里发出了「扑哧扑哧」的美妙的性交声音,我躺在妈妈的身下,我被那种快感幸福的快要流泪了,我最想这时候看看妈妈的眼神,看看她的表情,只见妈妈还是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也被快感整个扭曲了,我不忍这时候叫她,但我快受不了了,我要射了…我感到大腿以及床上整个湿透了,这时我感到妈妈的阴道一阵收缩,她把动作放慢了,臀部左左右右深深的磨,我想她可能有那种快乐的高潮了吧。
我轻轻的叫:「妈妈…我,我好快乐,我要射了…」妈妈把双手放在我的胸前,手指轻轻的把玩着我的乳头,眼睛深情的看着我,又重重的抬了几下她的屁股,我盯着妈妈,伸手捏住了她的乳房心里想着我们的一切,一股热流从脚底窜向全身,屁股下面酸酸的,阴茎一阵又一阵的抽动,龟头麻麻痒痒的,忍受了十七年的精液就一阵又一阵的射向妈妈的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