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五章 神秘人物

时间:2018-02-07 上了皇家的豪华马车,倩公主突然从里面探出螓首,对叶天龙道:「你上来一下,我有话要同你说。」
  叶天龙不禁摇摇头,笑道:「说了这么多,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吗?」说着,他还是依言上了马车。
  黄帘低垂,倩公主突然凑过诱人的小嘴,在叶天龙的耳边低声道:「你什么时候到宫里来找我?」然后一指坐在一边的那两个俏丽如花的双胞胎侍女,「她们两个都很想你呢!」
  叶天龙看了小春和小秋一眼,自从跟着倩公主进到花厅后,一直不声不响,也没有和自己对过一眼的两个俏侍女这时居然同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偷偷地望着他,俏脸上现出微微的红晕。
  他不禁心中一蕩,微笑着朝两个俏侍女点头致意,小春和小秋均似心思被看穿一般的粉脸飞红,连忙转过头去。
  叶天龙哈哈一笑,然后低声对倩公主道:「你是不是也很想我呢?」话一出口,他又不禁有些后悔,心中暗歎自己真是本性难改,这么自然就会说出这种挑情的话来。再怎么说,眼前这个美丽少女可是万金之体的公主啊!
  他的思忖还未结束,却见倩公主也是俏脸微红,娇嗔道:「谁会想你这个满脑子坏东西的男人!」
  见叶天龙一副愕然的样子,倩公主又噗哧一声娇笑,突然凑过香甜柔软的樱唇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飞快地说道:「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快活,回宫后我会一直想你的!」
  叶天龙摸着自己的脸,望着在一众宫廷骑士的护卫下离去的皇家马车,心中的念头如同风车般的转着。
  正在这时,于凤舞和柳琴儿以及玉珠她们带着金凤卫们从大道的那一头策马回来了。
  一见叶天龙站在门口,每个人的脸上均现出欢愉的神情。
  快要到他跟前时,柳琴儿娇笑道:「天龙可真好,居然站在门口迎接我们回来呢!」
  叶天龙嘿了一声,道:「刚送走一个小魔女!」然后他望着于凤舞道:「你们从哪里回来,怎么会大家一起去的?」
  于凤舞从马上跃下,将缰绳交给了迎上来的下人,然后和叶天龙并肩走回飞凤府,还没有答话,但见眼前一片狼藉,不禁摇头道:「又是龙小妹和倩公主干得好事!」
  柳琴儿跟上来道:「真不知道她们两个人是不是前世的冤家,怎么一见面就会大打出手的?」
  在叶天龙的追问下,才知道龙灵儿和倩公主第一次见面就闹翻天了,起因则是由于倩公主来看望他,却被龙灵儿以自己要替叶天龙治疗为由挡在外面,结果是莫名其妙的两个人彼此之间看着都感到不顺眼,在各自张牙舞爪了一番后,两个精力过剩的少女就开始上演一场全武行了。
  身为龙族的龙灵儿天生不怕魔法,而倩公主又是一个大策法师,她们之间的战斗自然是龙灵儿佔据上风,可是从来就不服输的倩公主哪里肯罢休呢?只能说也许真的是注定两个人不能相容的。倩公主来看望了两次叶天龙,都和龙灵儿发生冲突而告终。只不过那时叶天龙还在昏睡中,没有看到那种可怕的场面。
  叶天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我还以为她们两个真的有难以化解的冤仇,竟然就是为了这么简单的一点小事。」
  于凤舞也笑道:「真的在别人看来很是奇怪,但她们两个人倒是斗得津津有味。所幸的是她们的战斗不会波及到别人,只是损坏一些器物而已。」
  叶天龙感到意外地望了于凤舞一眼,他感到于凤舞的口气中透出了对龙灵儿和倩公主两个人十分亲热的意味,想到也只有她这个大将军对两个少女的纵容,才会出现这种场面的,难道说于凤舞和她们两个人都有很深的关係吗?
  回到了内花厅,于凤舞高兴地对叶天龙说道:「天龙,你的伤恢复有望了!这回我要带你去见一个可以医治好你身上的奇怪伤势的人,她可是天下间知道最多的人了。」
  ※ ※ ※
  午后,一辆马车在十五位女神战士的护卫下驰出了飞凤府,沿着城中宽阔的大道往城南方向驶去。
  叶天龙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于凤舞,她那如花的娇靥上含着一丝浅笑,显得对此行很有信心,凤眼中闪烁着喜悦的光芒。
  他不禁好奇地问道:「凤舞,那个人真的这么有能耐,居然让你对她有如此的信心?」
  于凤舞微笑着看了看他,然后用她一贯的恬淡怡人的声音说道:「你待会儿就会知道她有什么能耐了。我可以肯定的说,在大陆上还没有一个人比她有更渊博的才学了,可惜……」她没有再往下说了,只是微微摇了摇螓首。
  叶天龙被于凤舞的话勾起了极大的好奇心,能让这个才貌绝世的美女如此推崇,那个人难道是天神吗?偏偏于凤舞又不告诉他那个人的名字,只是说到了就知道,真是吊住了他的胃口。
  叶天龙想了想,转而问坐在自己对面的柳琴儿,道:「你们一早出去就是去见这个人吗?」
  柳琴儿点了点螓首,然后对他说道:「你别问我,我也没有见过她,只是听大姐说起过。」
  这下叶天龙的好奇心更盛了,连忙追问道:「那么你们早上是去干什么?」
  玉珠望了一眼于凤舞后,回答道:「我们跟着大姐去给你开路了。」
  「开路?」叶天龙更是不解,口中喃喃地念道。
  于凤舞含笑接道:「因为要见那个人,一定要先过二关,破掉那些保护她的禁制。」说到这里,她轻歎了一声道:「我也是万不得已,只有惊动她了。还好的是,我们也算是到的及时,再迟些时候,那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说到这里,于凤舞用嘉许的眼神望了望了柳琴儿,道:「琴妹的功夫真的提高了不少,我起先还生怕她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和天龙在一起,身手疏忽了呢,没想到她反倒有了很大的进步,加上有了玉珠妹子的全力以赴,我们三人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破了那些禁制」
  玉珠连忙谦声道:「为了公子,大姐才是真正花心血的呢,我只是尽自己的能力而已。」
  柳琴儿则是一副娇嗔的样子道:「大姐,看你想什么了,我和天龙在一起都不忘练功呢……」
  叶天龙在一旁连忙接道:「是啊,一直不忘练习床上功夫呢!」
  柳琴儿顿时红霞上脸,口中大嗔道:「天龙,你……」见她这副娇羞不已的样子,于凤舞和玉珠皆掩着檀口而笑。
  叶天龙倒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道:「你们都应该有所体会,和我一起练习床上功夫有助于功力的提高,所以呢,以后还是多多益善吧!哈哈哈!」
  对于自己这个爱郎的胡言乱语,三女早已有所了解,她们不约而同的对他投以白眼,而这个素有坚实脸皮的男人倒是十分欣然地接受了。老实说,这样三个美丽的女人一起投出这种薄怒娇嗔的横眼,足以倾倒天下所有的男人。所以对这个男人来说,倒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说笑间,马车已经驶上了一条苍松翠柏掩映的青石板所铺的大道,在大道的尽头,一座气势非凡的庭院傲然耸立。红墙绿瓦,飞檐斗拱,在参天大树的浓郁枝叶间隐隐约约可见造型别緻的翠楼一角。
  一道清泉绕着院墙而行,一吊飞桥横卧于其上,雾气如同薄纱般升起,映得此处好似仙境一般,让人心旷神怡。
  在马车驶过飞桥的时候,于凤舞指着桥下的清泉道:「这道清泉其实是护院的屏障,除非是功参造化的高手,一般人根本无法飞越。」
  叶天龙不禁奇道:「这道清泉虽然很宽,但它看起来一点也不深,不能飞越的话就涉水过来嘛。」
  于凤舞解释道:「你别看它很浅,可它却是一道冷泉,要不然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有雾气升起呢?」
  「冷泉?」叶天龙恍然大悟,号称天下至寒的「冷泉」可以说是大陆上极为罕见的东西,在水中所含的寒毒足以让人在接触它后的片刻间失去所有的行动能力,如果不及时医治,那么只有死路一条。
  只是这户人家居然能引得到「冷泉」,就已经显出高明之处了。这让心存疑虑的男人稍稍有些宽怀。
  马车直接驶进了高高的院门,早有几个家将模样的人迎上前来。他们个个气度不凡,能有这样的手下人,看起来这家的主人的确非同寻常。满脑子问号的男人心中有了这样的感觉。
  为首的那个中年男人看样子是此地的管家,他一见于凤舞的面,便非常恭敬地道声:「于小姐!你好!」
  于凤舞点点头,应声道:「青叔,又要打扰你们了!」
  青叔看了一眼站在于凤舞身边的叶天龙,眼睛一亮,口中道:「这位就是叶大人吧,果然是气宇轩昂,气势不凡啊!」
  叶天龙眉开眼笑的和他见了一个礼,客套了几句后,在他们在青叔的引领下往里面行去。
  所行之处,但见绿树葱茏,奇花异草竞相展艳,青籐缠树,奇石灵秀,曲径通幽,布局显然出自高人之手。
  转过一个院门,青叔站住脚,歉声说道:「实在抱歉,我只能送到这里。」
  早知规矩的于凤舞也不多话,吩咐女神战士们留在此处等候,他们四人径直往里面走。
  叶天龙一进这处高墙,顿时觉得里处凉爽无比。举目望去,但见高空上紫色的籐茎横错,纠缠扭结,密密匝匝,将绚烂的阳光隔在外面,籐上锯齿形的小圆叶层层迭迭,或竖或斜,或直或卷,千姿百态,极为好看,加上丝丝的金光透空而入,又给这些枝叶添加了金灿灿的边。
  叶天龙不禁问于凤舞道:「这些籐到底是什么东西?」
  于凤舞柔声道:「这是异种紫玉籐,也是此间的主人亲自培育而成的。一年四季都是这般青绿青绿的,夏日可以避暑,冬日可以隔风,还可以防止一切的邪恶之物,可以说是妙处无穷。」
  叶天龙大为心仪,如果自己住的地方也弄上这样,那简直神仙享受。
  未几,他们行至紫玉籐园的至深之处。叶天龙举目一望,前面赫然矗立着一幢玉白色的小屋,在这小屋的前面则是一道长长的长廊,点点的金光洒在了一尘不染的地板上,如玉般的地板闪着奇异的光芒。
  而后面的小屋一笼的白色,于阳光之中更显得光芒灼灼,彷彿整个儿建筑都是用汉白玉所砌筑而成的,高不过二丈,但是形式格局的古拙,自有一股夺人心神的怪异气势。
  四下里静悄悄的,叶天龙突然间发现站在这个地方居然听不到一点的声音,连一丝微风都感觉不到。似乎是外面人世间所有的一切,恩恩怨怨,悲欢离合都和这里毫无联繫,这是一处完全与世隔绝的圣地。
  正在看的时候,眼前这玉白色小屋的门扉无声地开了,一个人从长廊的尽头处,悄悄的走了出来。
  叶天龙定睛一看,这是一个春花般美丽的少女,年纪大概十三四岁,穿着一件雪白的笼裙,五短身材,窄肩圆臀,腰肢纤细。
  叶天龙待要凝神细看,才想起自己这是已经是功力全失,他只有和于凤舞她们一起往前走,快到长廊口时,已经将这少女看得十分真切。
  她的脸上不施一点的脂粉,但却是粉面娇红,春色可掬。五官生的端正标緻,虽然没有象叶天龙身边这几个绝色女子这般的倾国倾城之貌,却是齐整洁雅,自有一股小家碧玉之美,特别是她脸上那双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灵惠之气扑面而来,令人不忍移目。
  而她的足上只穿着一双纯白的袜子,没有着鞋,好像是怕鞋子会踩髒了脚下这白玉般的地板,又彷彿是生怕脚步声会踩碎这令人忘却一切俗事的清幽娴静。
  她的手里捧着个雪白晶莹的玉盘,上面是雪白的香巾,透出淡雅的韵味。
  行到叶天龙的面前后,这个素雅的少女盈盈拜倒,口中轻呼道:「奴婢如兰见过各位!」
  于凤舞低声问道:「她醒来了吗?」
  如兰轻点螓首,起身站立一边,奉上了手中的香巾。
  叶天龙他实在被眼前这种情形勾起了绝大的好奇心,只想着能马上见到这位神秘的人物,于是想也不想地大步跨上长廊。
  可是他的脚刚跨上一步,突然停了下来,然后马上又缩了回去。因为他看到了于凤舞、柳琴儿和玉珠三人均脱下了脚下的小蛮靴。
  叶天龙望望了望眼前如同镜子一般明亮的长廊,暗中吐了一下舌头,也脱下了自己的鞋子,然后学着于凤舞她们的样子拿起如兰奉上来的雪白香巾擦拭了一下身上的风尘。
  随着如兰到了长廊的尽头,那门居然自动朝两边分开,等他们鱼贯而入后,又是无声无息地关上了。叶天龙仔细察看,却再不见一人,不由得啧啧称奇。
  里面别有一番天地,地上均铺着雪白的云毯,脚踩在上面如同踩于云端,四壁的陈设雅丽脱俗,正中的照壁上挂着一幅绣像,像中是一个飞天的女神,相貌极美,庄严宝相之中带着三分的俏丽。
  叶天龙一见,浑身一震,不禁目瞪口呆。眼前这像中的女神正是他那日在梦中所见到的那两个女神的模样,只是现在这个样子更加的出色。
  正在惊疑之际,如兰带着叶天龙和于凤舞往后去,留下柳琴儿和玉珠在此。